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,今天是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
要聞
當前位置:首頁 » 要聞

實現更高層次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,需做這5件事

來源:最高人民法院 作者:何帆 責任編輯:李瑞 發布時間:2019/11/12 9:22:39 閱讀次數: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
微信圖片_20191112091227.jpg

法院是做什么的?

一千人心目中,或許有一千個版本的法院。

老百姓眼中:欠債還錢,殺人償命,法院就是催人還債、判人死刑的地方。

當事人眼中:法院是原、被告吵架的場所,法官先做“和事佬”,再當“定盤星”。

老律師眼中:公檢法辦案是“一條龍”流水作業,公安“炒菜”,檢察“端菜”,法院則是那個“吃菜”的。

老法官眼中:法院就是一個中華跌打治療館,審判員是醫師,執行員是藥師,書記員是護士。

法科生眼中:法官身披法袍走路帶風,法警開道全體鞠躬,法院是張揚正氣的公堂。

法學家眼中:法官必須心中永遠充滿正義,目光不斷往返于規范與事實之間,法院是讓公平公正從書本走向現實的殿堂。

11月6日下午,清華大學主樓報告廳,面對600名清華師生,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給出了“首席大法官”版本的答案:“法院是專門負責解決糾紛的國家審判機關。”


微信圖片_20191112091231.jpg


首席大法官的定義很簡短,但一語道破法院與其他糾紛解決組織的區別:仲裁、調解機構,乃至部分政府部門,皆有糾紛調處之權,但代表國家專門行使審判權的機關,唯有人民法院。

為什么是“尋找”?


微信圖片_20191112091234.jpg


法院行使審判權的過程,具有特殊性。

如何特殊?周強院長認為,“司法解決糾紛的過程,本質上講就是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的過程。”

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,對應的英文表述,一般是:Find Facts,Apply Laws。

字面上看,這句話本可以譯為“查明事實,適用法律”,但用兩個“尋找”替代“查明”“適用”,更能夠精準反映“司法的過程”,也就是:

從紛繁復雜中理出頭緒,從眾說紛紜中厘清真相,從參差多態中提煉規律,從若干個不確定逐步走向確定的動態過程。

沒有一查就明的事實,也沒有一適管用的法律。司法的過程,就是“尋找”的過程。

在法學家心目中,立法是將正義理念與將來可能發生的事實相對應,從而形成法律規范;司法是將現實發生的事實與法律規范相對應,從而形成司法判決。對應的過程,也是“尋找”的過程。

這么看,周強院長接下來展開論述的內容就好理解了:

“尋找事實,不僅指法律真實,還要最大限度接近客觀真實。”

“尋找法律,也不僅指法律條文,還有規則、道德、公序良俗等,要兼顧國法天理人情。”

“人民法院就是要在解決好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這一基本問題的基礎上,堅持以事實為根據、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,準確認定事實,精準適用法律,作出公正裁判,實現公平正義。”

那么,怎樣才能讓人民法院更好地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?

周強院長的答案是:司法體制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。

鳥之兩翼,組合發力


微信圖片_20191112091237.jpg


司法體制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,向來被視為“車之兩輪,鳥之兩翼”。促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,必須推動體制改革與技術變革緊密結合、組合發力。

過去,一些案件之所以找不準事實、用不清法律、穩不住結論,很大程度是因為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的機制、效率和效果出了問題。

而周強院長在講座中談到的6大改革板塊、1大建設板塊,對應的正是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的驅動之道。

第一,尋找機制要完善:司法責任制改革。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的主體,應當是親歷庭審的審判組織。信息化技術的發展,賦予“親歷性”更多內涵,也催生了在線審理、異步審理等新模式,但“審理者裁判,裁判者負責”的基本原則不能變。全面落實司法責任制,才可能找準事實、找準法律。相應的配套舉措,也一樣不能少,如員額遴選、人員分類、有序放權、責任清單、懲戒機制、履職保障,等等。

第二,尋找主體要專業:法院組織體系改革。經濟社會發展越深入,產業細分越精密多元,金融破產、知識產權、環境資源、互聯網、涉外商事和海事等新型案件越來越多,包含的事實更加復雜、法律關系更加糾結,必須通過專門化、專業化改革,建立與案件類型相匹配的組織體系,才能更好地發現案件事實、精準適用法律。

所以,有必要設立知識產權法院、金融法院、海事法院,以及國際商事法庭、破產法庭、環境資源法庭等新類型法庭,這樣一來,專業資源更加集中,法律適用更趨統一,權威規則更易提煉,技術事實認定的中立性、客觀性和科學性也得到保障。

第三,尋找精度要聚焦: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。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的主要場所在法庭,重要爭議也發生在法庭,所以,必須推動庭審實質化,通過全面試行庭前會議、排除非法證據、法庭調查等“三項規程”,最大程度接近客觀事實,確保有罪的人受到公正審判、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。

第四,尋找效率要提升: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。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,必須兼顧公正與效率,通過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,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,通過兩個“一站式”建設,推進案件繁簡分流、輕重分離、快慢分道,真正讓公平正義提速。

第五,尋找價值要實現:執行工作體制機制改革。如果執行不到位,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的價值無法彰顯,公平正義就遲遲不能實現。因此,必須下決心解決執行難這一頑瘴痼疾,破除實現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藩籬。

第六:尋找過程要透明:深化司法公開。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,必須讓人民群眾看得見、摸得著、感受得到。所以,最高人民法院建成司法公開四大平臺,最大限度滿足人民群眾知情權,最大程度減少尋租和腐敗空間,讓司法經得起“圍觀”。

第七,尋找技術要配套:智慧法院建設。以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5G等為代表的信息技術,是一場新的社會革命,為我們更加客觀尋找事實、更加精準尋找法律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條件,必須妥善利用,綜合配套。


QQ圖片20191112091805.png


更高層次的“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”

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《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對如何“彰顯制度優勢、堅持守正創新”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。

對人民法院來說,如何從更高層次、更大格局上踐行“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”,實現更高水平的公平正義,也面臨新的任務和挑戰。通過深入學習周強院長講座內容,個人認為,實現更高層次的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,需要做到這5件事:

第一,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,需要有勇氣擔當。前文提到的“公安炒菜,檢察端菜,法院吃菜”類比,雖不十分精確,但形象揭示了過去“重實體輕程序、重書面審查輕法庭審理、庭審走過場、先定后審”的弊病。

如果“炒菜”質量不高,“上菜”把關不嚴,“吃菜”者一定“有苦難言”。而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,意味著“選料備料”和“烹制全程”,都必須按照“吃菜”者認可的標準進行,否則就可能“退菜”。

實踐中,人民法院既要以嚴謹審慎、如履薄冰的態度找準事實、找準法律,也應有“退菜”或“差評”的勇氣和擔當。即使民怨沸騰、殺聲震天,如果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,該判無罪就應理直氣壯。

哪怕所謂“真兇”認罪,沉冤得雪,若判定“真兇”罪行的證據達不到法定證明標準,不能認定,就不認定。在“陜西范太應案”和“內蒙古趙志紅案”中,人民法院都嚴格貫徹了證據裁判、疑罪從無等原則制度,做到了更高層次的尊重事實、尊重法律。

第二,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,需要有戰略定力。正如周強院長所言,“數字正義將是更高的正義。”隨著人工智能、量子計算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區塊鏈等新興技術與司法的深度融合,在線法院、區塊鏈存證、智能輔助審判將改變社會公平正義的實現方式,帶來革命性、顛覆性的變化。人民法院要做的,只能是順勢而為,擁抱變化,以新應新,以變應變。

在此過程中,必須保持戰略定力,避免脫離司法規律。也就是周強院長著重強調的,“無論多么先進的人工智能,都是法官的輔助,作出裁判的主體只能是法官。”

這里面,要防止三種錯誤傾向。一是保守排斥。總希望固守原有窠臼,抱住傳統模式不放,不接受信息化、智能化的大趨勢。二是炒作概念。脫離發展現實,夸大功能效用,以為立案大廳放個導訴機器人就實現了人工智能。三是急躁冒進。總希望畢其功于一役,把簡單的案由檢索渲染為類案推送,忽略了智能輔助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需要圖文識別、圖文分析、邏輯推理、模型生成、自動編目、要素分析、圖譜繪制、智能搜索、語義理解、機器學習等大量工作。總之,面對變化,保持定力,踏實做事,才能一步一個腳印,依托現代信息技術,實現更高水平的公平正義。

第三,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,需要有為民初心。截至2019年10月底,我國已有現行有效法律275部、行政法規600多部、地方性法規12000件,同時還有564件司法解釋,以及諸多“兩高”司法性文件、指導性案例。更高層次的“尋找法律”,并不單純指找到對應法條,機械照搬照套,還意味著吃透法律精神,踐行為民初心,推動每一個司法裁判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度融合。

在“狼牙山五壯士”名譽權系列案、葉挺烈士名譽權案、方志敏烈士名譽權案等案件中,人民法院堅決遏制互聯網上抹黑革命英烈、否定黨和人民軍隊光榮歷史的違法現象。

在搶奪公交車方向盤案、“醫生電梯內勸阻吸煙案”“朱振彪追趕交通肇事逃逸者案”中,法院判決讓維護法律和公共利益的行為受到鼓勵,讓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德的行為受到懲戒。

這種通過依法審判,弘揚真善美、引領社會風尚的做法,就是更高層次的“尋找法律”。

第四,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,需要有司法智慧。我們的法律體系雖然完備,但面對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、信息技術的更新迭代,立法不可能步步緊隨、一步到位,必須充分發揮司法機關靈活機動、填補漏洞的作用。

例如,共享經濟、基因編碼、虛擬貨幣、共識算法、智能合約等問題,制度治理還在醞釀,新型糾紛已經出現,一個司法判決,可能就確定一個治理規則,達到“審理一小件,指導一條線,治理一大片”的效果。

從這個角度講,更高層次的“尋找法律”,就是在現行法律框架下,與時代精神同步,不斷深入社會治理的“不毛之地”,用司法規則為未來的制度治理提供鮮活素材,推動司法智慧變成新興領域治理的中國話語。

第五,尋找事實,尋找法律,需要有人才意識。在清華講座之前的調查問卷中,31.7%的受訪同學表示將來想成為法官,占比是最高的。據了解,周強院長講座后,也有不少同學表示已調整就業意向,將法院作為第一志愿。

當代社會,人才是第一資源。實現更高層次的“尋找事實、尋找法律”,對司法者的政治素養、專業知識、情懷理想、道德良知有更高要求,也呼喚更多的法治人才進入法院、成為法官。

這其中,一系列配套機制也急需完善,同學們普遍關心:進入法院,有多少培訓機會?有沒有帶教機制?多少年有望成為法官?是否一定要去基層任職?個人深造是否允許?基礎待遇如何保障?……

目前,一些基層法院已經有了90后員額法官,未來還會有00后法官,我們的人員招錄機制、人才培養機制、教育引領機制,是否已經對迎接這些“新生代”法官做好足夠的準備?我們的管理模式、制度要求、文化氛圍,能否對還在校園的他們產生足夠的吸引力?這些問題,都值得思考與回應,也需要思考與回應。

只有做好上述思考與回應,才能確保在“明辯丑惡良善,追求人間公道,肩負人間冷暖”的司法大道上,我們的制度優勢更加凸顯,運行機制更加順暢,法治人才絡繹不絕,公平正義永不孤單。

北单比分sp值开奖